橙色天空的泡泡

《黄豆》像是我的又不像是我的你

  “钟炫啊,你瞧,那个人,又在看你了。”白亦端着一杯焦糖玛奇朵,还没有落座,就觉得有零星的目光,注视着自己和钟炫这边的角落,环顾四周,确定,还是那个‘老朋友’。
    说是老朋友,白亦从未与这个人有过怎样的交集。因为每个周五都会约金钟炫一起来这家甜品店喝下午茶,每次刚好这个人都在,而每每从她和金钟炫刚踏进这家店直到两个人说笑着走出这家店,这个人的眼睛都会一直追随着金钟炫,毫不夸张的说,像偷窥狂一样。

    白亦很奇怪,金钟炫不以为然。

    只是这次,与以往不同,金钟炫微微抬起下颌,迎面和那个人四目相对,点下头,甚至莞尔一笑。

  “你们…认识了?”白亦略显惊讶。

   金钟炫忽地低下头,忽又仰起,也是冲着她笑笑,摇摇头。

  “和我打哑迷呢。”白亦话语轻柔,颇为无奈,“孩子长大咯,开始有自己的小秘密咯。”

  “姐,我没有。”

  “那我们来做游戏好不好。”

  “不…”

   白亦慢慢靠近金钟炫,暧昧的气息萦绕两人之间,‘boo’,清脆的甜蜜就点缀在他的嘴角。

  “姐……”金钟炫慌忙推开她。

   白亦倒若有滋味地咂咂嘴。“应该更久的。”她调皮地用手指点点下嘴唇,起身,“老弟,我想,这次的下午茶就到此结束吧。”说完,还不忘记再亲一下额头,“你要走桃花运咯,别忘了回头谢我。”

  “呀,你快走吧。”金钟炫毛躁地抓了抓自己顺滑的头发。

   白亦出店门之前和前台的服务员说了什么,钟炫没去在意。

   目送着白亦离开,金钟炫继续低下头,入神地欣赏着自己手中的漫画。sweet sorrow,书名透着一股淡淡的柠檬草味道,粗糙不失品位的纸张,坑坑洼洼的触感,像心里因故事情节起伏的涟漪。连自己都忘了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慵懒忧伤的氛围,总是让其沉浸,然后撕心裂肺。

  “你喜欢,漫画?”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,挪到了他对面,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问候。

  “嗯,喜欢。”金钟炫顺着声音的来源,只是动了动座椅。

   简单的两句话,便没有了下文。

   良久,还是金钟炫先开口:“黄旼炫,我认识你。”

   对面的人带着好奇的眼神,刚刚还趴在桌子上,听到这句话,立马坐起来。

  “金,钟,炫,我也认识你。”

  “几乎全校的女生都喜欢你。”

  “我们班的女生都喜欢你。”

  “你运动神经相当发达。”

  “你是校园十佳歌手。”

  “你……”

  “你……”

   两个人各说各的,却都是说着彼此的事情,絮絮叨叨的余音重叠,桌上加热的花茶咕嘟嘟的冒着氤氲的水气,淡淡的,茉莉的香甜的味道一点点溢出。

“刚才那个女生是你女朋友?”话题峰然急转,黄旼炫面带急于求证的表情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 啪嗒,金钟炫突然合上书,冷冷的看了金钟炫一眼,“花茶请你喝,我要回宿舍了。”

   经过黄旼炫身边的时候,他的手腕被霸道的抓住了。

   “呀,我追你,怎么样。”

   “无,聊。”

   金钟炫毫不留情的甩开了那双看起来还挺修长精细的手,大步地走出甜品店。

  

   “无聊?”

   “有你,就不无聊了。”

    黄旼炫上钩的嘴角,盛藏着莫名的笑意。

《黄豆》 这个人

喜欢与不喜欢,爱与不爱什么的,都需要时间。

〔这个人〕

 
    入夜时分,玻璃窗内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珠,外面的空气冷得发青,随时都能打寒颤的气氛在这冬日里愈演愈浓。

    房间里,硕大的床上,金钟炫裹着两层厚厚的珊瑚绒毯,躺下,坐起来,躺下,坐起来,最后,他干脆趴在黄旼炫的肩膀上,用哀怨的小眼神瞪着他俊朗的侧颜。“黄旼炫,你陪陪我好不好,我快无聊死了。”旼炫眼皮一沉,眉头微皱,把头埋在金钟炫的脖颈间。“恩?你不是还有好多书没看,怎么无聊了,我这里还有文案和设计图要明天上交,乖啊。”

    说实话,平常看黄旼炫这么忙,他都会在一旁乖乖的看书,要不然就去煮一杯他爱的拿铁咖啡静静地放在一旁,都会找点事做,绝不让自己闲下来。可是今天,他坐立不安。

    黄旼炫也是个敏感的人,他感觉得到今天的某人格外不安分,是带有一点惶恐的成分,起初不在意,以为是自己这两天太忙了,都没顾及到他, 想等自己完成这个项目就好好陪陪自家的宝贝,现在看来,好像有更大的事情在等着自己。

   “我爸妈要来了,他们今天给我打电话了。”金钟炫的声音特别低沉。

   “好,我明天就搬出去。”

    黄旼炫连一丝犹豫都没有,眼睛还在盯着电脑屏幕,手指繁忙的敲击键盘的每个角落。“我跟爸妈说,我交了女朋友,还跟他们说和女朋友已经同居。”金钟炫看着黄旼炫异常冷静,不满的情绪顿时窝在心里。“那怎么办,你要去租一个女朋友吗?”黄旼炫毫无表情的从嘴里吐出这句话。“好像,只能这么做了……”金钟炫故意顿一下,拖长音说出这句看似分量并不重的话,他想看看黄旼炫的反应。

   “恩,行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 呵,我就知道。金钟炫对黄旼炫的果断最没有办法了,他知道,只要是这个人说的话,听一遍就可以了。可是他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 只开了暖白色睡眠灯的房间今天显得更加黯淡,他唇齿间若有似无的声音,轻轻的拂过黄旼炫的耳尖。

  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 这是三年来,金钟炫从未问过的问题,因为他从不怀疑,可是,时间越久,他失去信心的程度堪比沙漏里细沙流失的速度,就像蛊毒,最开始只有种子,后来慢慢发芽,再后来蔓延全身,这个问题,这种感觉,逐渐麻痹自己。

    沉默。连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也停止。屋里气温并没有因为冷冻的气氛下降,却是突然升高。金钟炫呆呆地看着黄旼炫,黄旼炫一句话也不说,拿过床柜上的空调遥控器,叮叮叮得按了好多下,金钟炫心里特别委屈。

“我热。”

再次沉默。

“我冷。”

    金钟炫此时绝不是冷静的,但是他必须装作清醒的样子。很多时候,他都猜不懂黄旼炫在想什么,甚至偶尔对他说的一个细微的短语,都需要想上半天。

    所以此时此刻,他更是愣愣的看着黄旼炫。他生气了?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那么他可不可以回答自己的问题,金钟炫现在急切的想知道答案,他根本就顾不得再去想其它的。黄旼炫回头望了望他家宝贝,眼神凝固在钟炫稍微嘟起的嘴唇上,意识涣散了两三秒。

   “钟炫啊……”
   
    金钟炫无比期待的,瞳孔瞬间放大,心率快的不像话,“钟炫啊,明天我就搬出去,叔叔阿姨来你就让他们住这里,你搬出去另租房子的话,还要适应新的环境,这样会让他们看出蹊跷的,至于你说的,女朋友什么的……恩……我是说真心的,别让自己为难,我没关系的。”黄旼炫略带抱歉地往金钟炫那边靠了靠,想环抱住他,又怕他一把推开。

    话不着题,金钟炫就像打了一场仗的战士一样,瞬间没了力气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纠结什么,这个人明明对自己很好了,如果不喜欢会这个样子吗,自己是干嘛呢。

   “我好累,想休息了。”金钟炫真是累了,这种神经战,不是他所擅长的。

  “好,那你先睡,我还有一点就完成了。”黄旼炫一个轻吻落在金钟炫的嘴角。

    不知道是几点了,黄旼炫伸了一个懒腰,整理好所有的文件,洗漱完毕,蹑手蹑脚的爬上床,躺在金钟炫身旁,仔细端详着自家宝贝的睡颜。白白净净的脸庞,两瓣婴儿粉的嘴唇,鼻梁不高不低,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,即使闭上也有些肿肿的,睫毛像洋娃娃一般一根一根整齐的排列着。黄旼炫轻声笑了,你是女孩儿吗?怎么可以这么精致。

  “钟炫啊,我爱你。”

  
   从我认识你开始起。

   

    窗外,下起了雾,雾越来越浓,街上的路灯隔着不远的距离,一只一只点亮,却依旧看不清前方行走的轨迹,这一夜,如此的静谧。

上签的人生。


你太会花钱了,也太能花钱了,让自己有点积蓄,别沉迷于那些物质,你沉迷不起,也不是该沉迷的人!


不要怕,真的不努力就不会有回报,你不该醒悟了吗?天下不是你的,你的心被什么蒙蔽了,看看远方吧,这世界不是你的想象。你现在能感受到层层的压力了吗?


大清早的我。